您好,欢迎光临 肇庆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社区搜索·新手帮助

肇庆网

 

 

搜索本版
肇庆网 肇庆论坛 情感文学 艳媛_本创
查看: 735|回复: 2
go

艳媛_本创

Rank: 7Rank: 7Rank: 7

贴图大师勋章 最佳原创勋章 最具人气勋章

发表于 2014-3-21 03:42 |显示全部帖子

摘要:  ,那是一部让人揪着口看完的片子,果为影评简介外的“性侵”两字晚未剧透,零个影片的剧情晚未正在尔脑海面完好天勾画没去,以致于影片谢头的这一幅平静祥战的乡镇糊口现象是这么的空幻而不实真,却让尔不忍曲望。立功城市对蒙害者带去戕害,但“性侵”所带去的精力戕害近近超过肉体戕害,而精力戕害的水平又取社会[标签:外链1]
正文:
,这是一部让人揪着心看完的片子,因为影评简介中的“性侵”二字早已剧透,整个影片的剧情早已在我脑海里完整地勾勒出来,以至于影片开头的那一幅安静祥和的城镇生活景象是那么的虚幻而不真实,却让我不忍直视。
犯罪都会对受害者带来伤害,但“性侵”所带来的精神伤害远远超过肉体伤害,而精神伤害的程度又与社会大环境以及受害者个人的价值观强相关,难以用标准衡量,也难以用金钱弥补。在西方,性观念开放,女性(暂不讨论男性被性侵)在被性侵后,罪犯往往会受到指责,受害者会获得大家的同情和帮助;在儒家传统的东方,善与恶就没那么单纯,在面上,罪犯当然会被指责、受害者也会得到大家的同情,但在底子下,受害女性就难免被熟人指指点点,她的婚姻生活也将长期笼罩在阴霾之下,犯罪是错误,错误的孽债却要受害者本人背负,这是何等的不公平。东方现代法律体系源于西方,内在的法律精神来自西方社会的价值观而非东方,所以当影片中的罪犯因为荒唐醉酒的理由而仅仅被判12年,法律的正义公平显得荒诞可笑。
再说“处女被性侵”。在西方中世纪,初夜权臭名昭著,新娘的初夜权竟然不属于丈夫而属于领主,但同时也撕碎了处女神话;在儒家的东方,贞操观念绵延千年,使得当处女被性侵时所产生的灵魂冲击更为强烈,而周边人群那些多余的感慨更是加大了对受害者的伤害。
最后回到正题“儿童被性侵”,毫无疑问,这是最为严重的犯罪,它的伤害远超过“性侵”、“处女被性侵”,因为它不仅包括了这两类犯罪,更是由于儿童在被性侵时遭受了第一重精神伤害,随着儿童的成长,认知了社会主流价值观和婚姻观后,将再度受到第二重乃至第N重的精神伤害,甚至周边好友的结婚、男友的亲密行为都会唤起她灵魂深处的痛苦回忆,感觉不到幸福,内心只有恐惧和冰冷。如果说前两类的犯罪大家要指责罪犯的话,“儿童被性侵”就要多一个指责对象儿童的监护人,当一个生命降世的时候,你是否做好当父母的准备,是否准备履行守护生命十八年的承诺。
指责,包括对罪犯的指责,除了提升自己的道德高度,舒缓自身情绪外,对受害人、受害人父母都无任何帮助,我们需要的是宽容和理解,对受害者的宽容和理解,对他父母的宽容和理解,甚至对罪犯的宽容和理解。在影片中,罪犯的犯罪诱发因素似乎是醉酒,或许导演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实际上,社会上就有这么一类人群恋童癖患者,他们无需任何酒精的诱发,就会对儿童产生性需求。毫无疑问,这类人群与同性恋类似,是性心理疾病的患者,他们需要治疗,但是由于社会觉得他们是异类,所以他们不敢暴露自己,不敢寻求治疗,他们在光照不到的地方就可能犯罪,给自己和他人都带来伤害。记得前段时间热播《绝命毒师》,加拿大很多网友热议此剧,他们对于美国佬把好人逼成坏人的行径非常喜闻乐见,觉得正是由于美国佬对弱势群体的关心不够才引发了绝命毒师的诞生,如果美国也有加拿大一般的福利制度,恐怕就不会如此。福利制度只能帮助经济方面的弱势群体,社会的宽容才是帮助各类弱势群体的良药,其中就包括心理方面的弱势群体,比如自卑、比如同性恋、比如恋童癖、比如天生带有犯罪基因的人。按照盎格鲁撒克逊人自己的研究,美国、澳洲、加拿大曾是不列颠政府流放罪犯之处,现代的美国人、澳洲人可能骨子里就带有犯罪的基因,他们可能心血来潮就会不由自主的犯罪。不久前加拿大爆发了一起抢劫案,某个人无动机抢劫,抢完之后他懊悔万分,立刻投案自首,表示他抢劫前的一刻突然就产生了抢劫的想法,而且十分强烈,立刻付诸行动。要是在某些国度,肯定不会接受他这种“扯淡而蹩脚”的说辞,然而在加拿大,很多人信了,或在网上留言或写信来安慰他,表示自己也经常有这样那样的冲动,于是这名“罪犯”心理舒服多了,觉得自己又能重新做一个好人。这就是宽容的力量。
回到影片里的罪犯,导演给他贴上了建筑工人的标签,可想而知:教育程度低、社会身份卑微、生活习惯差(醉酒)、长期的工地生活也没有家庭温暖,在中、日、韩等东方社会,是怎么看待这类人群的?高人一等的白领、金领、城里人,接触都不爱接触他们,走路都绕着他们走,他们在社会里找不到一丁点的认同,他们当中的部分极端分子对无辜人群的犯罪,深层次原因其实就是对社会的报复,但他们的犯罪又进一步加剧了城里人与农民工之间的隔阂与不信任,证实了城里人所认为的“他们都是危险分子”的想法。影片中的罪犯还满口谎言,更加剧了观众对他的恨意,如果这是韩国导演想要引导的宣泄口,那我只能说导演还没有摆脱东方式思维的篱笆,最后该片还得了韩国青龙奖,说明经济上已是发达国家的韩国距离加拿大似的宽容社会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十分遗憾。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3-21 04:23 |显示全部帖子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3-21 04:37 |显示全部帖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